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杏彩官网» 诡影包围吼「这我的床」!

诡影包围吼「这我的床」!

2019年11月8日 上午10:15

「欸!小纭,心脏科那边的病房最近很火红,讨论度很高。」用餐时友科小凌故作神秘的说着。

「哪个明星又要来了吗?去年节庆医院请了艺人到病房巡回,不是有个阿嬷大肠癌刚开完刀,听到偶像要来,自己上楼去了吗?今年是谁要来?」我满脑的想着去年搞笑的画面。

「不是啦!是突然连续走了几个病人,连看起来最不会走的人也走了,最近他们科运比较差。」小凌边说边摸摸双臂,说的好像很恐怖一样。

听小凌这么一说,我自己觉得,是季节交替又是心血管相关科别,可能比较容易引发突发状况,所以那时候没有做出特别的联想,话题就聊到别的地方去了。

过了几天,因为研究案的关系必须要到心脏科那边走一遭,没想到这一去竟然体验了医院里的传说,现在想来还是有点毛毛的。

那时跟我同行的同事晓翠到了心脏科护理站,拿资料时顺便也跟大家哈拉一下,晓翠开玩笑的说:「这几天做统计做到快挂,都熬夜的耶,电脑还很不给力,好想躲到没人的地方睡一下喔。」

当下有位调来不久的护理师筱娟说:「哦!边间那个病房好像目前空房又是单人房,妳去那边睡一下啊,有人来叫妳。」

说完这句,其他的护理师都看了筱娟一眼,空气冻结了三秒钟后恢复正常,我那时候也没有想太多,以为是空病房别有用处,筱娟突然说那边可以休息,惹得其他护理师侧目。

「没关系啊,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待一下,那间病房最近往生者较多。」另一个护理师打破沉默地说着,想起小凌前些日子说的话,我突然想问些什么,但想想算了。

因为我很胆小,就跟晓翠说我不要去了,哪知晓翠说:「哪间病房没有死过人呀?没事啦,拜托啦,我想眯一下。」看着晓翠两眼黑轮也很心疼,于是我就留在护理站整理资料,让晓翠进去休息一下,反正早上只是整理资料而已,我来做绰绰有余了。

晓翠到空病房休息,却遇到怪事。

过了约莫半小时,晓翠在病房里面尖叫,由于边间的病房门并没有完全关闭,尖叫声穿透整个走廊。听到尖叫声的我,赶紧放下手边工作到边间病房,正要推开门时,晓翠苍白的脸加上全身汗,活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看到我,整个人瘫软在我身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直啜泣,后面赶来的护理师也帮忙扶着晓翠到休息室休息。

过了好久,一直发呆的晓翠才渐渐回神,说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我边听边觉得「哦,就医院里的阿飘,有什么好奇怪的?」也没有感到特别惊讶,只跟晓翠说,好好再休息一下,我去把资料搬来这边陪妳。

一出门,我就跟那些护理师讲这些事情,护理师各个脸色越听越凝重,我渐渐感到不对劲……

晓翠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睡梦中,有几个人来到她旁边,一开始只是端详着她,然后开始对着晓翠吼,「这是我的床!」另外一个也说: 「这是我的床!」晓翠说:「这是我的床!」

这句话此起彼落的叫着,接着有一个秃头胖男子直接压在她身上,压得她喘不过气,正快感到没气的时候突然醒了,以为自己做恶梦,再次睡着的时候,另一个老人开始推她「妳下去,这是我的床!」这时再度惊醒的晓翠落荒而逃。

「秃头胖男不是半个月前走的最后一个病人吗?要住院做心导管的,隔天就走了,老人是胖男前面的……再来……」护理师陈姐坐在椅子上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什么事的跳起来:「谁?是谁最后整理床的?在病人oo雄过世那天的,半夜三点的床。」

「我……整理的……我弄得很干净,床单等等都换过了。」有一个小小的声音从众人里发出,原来是刚调到那边工作不久的筱娟。

「对,我知道,妳有没有把床垫翻一翻?」陈姐纳闷的问。

「啊!我忘记了,因为有病人又要进来,我就忘了。」筱娟低头默默的说。

让我想起刚进医院时,看到有病人过世后,清洁阿姨都会将床垫翻过去,床摇起来改变一下形状。当时我问过学姐,她说:「要让已过世的病人不再眷恋那个床位。」

我听过的民间传说是有人过世,要改变过世的人住过的摆设及祂的物品要化掉,祂才不会回来留在过世的地方走不开。

没想到几年前听过的传说发生在晓翠身上,也可能晓翠是健康人,才仅有做恶梦惊吓的感觉。如果是生病虚弱的人,应该禁不起这些吧!难怪病人接二连三的走。

经过那件事情后,那间病房彻底的「整理」过了,后来就没有听说有这些怪事,听起来很玄,但是宁可信其有,医院最忌讳铁齿大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