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杏彩注册» 一家人爽吃热炒!外佣忙喂1大2小

一家人爽吃热炒!外佣忙喂1大2小

2019年10月9日 上午11:11

可是亲爱的,他们是外佣、是移工,也是人

我是一个酒促小姐,今天要讲的,是其他国家的工作者也是人的故事。

在什么人都能看到的海产店,当然少不了勤勤恳恳的移工,我遇到的移工大部分都是在工厂任职,下班后三五成群的一起吃饭喝酒,或者老板带着一起奖励大家的也是有,比较少部份是来用餐时还属于工作状态。

在一般家庭从事帮佣的女性移工,不但工作时间长,还要跟雇主住一起,要承受的压力也相对更多,对于没有耐心做任何照顾工作的我,对他们的工作深感敬佩。

但似乎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想的,就像我今天上班遇到的三代同堂大家庭,奶奶似乎因为长期慢性病行动不便、也无法自理饮食,所以有移工在身边照护着,同行的还有奶奶的两个儿子跟他们自己的小家庭。

▲热炒店里来了一组大家庭,还有一位外佣负责照顾奶奶

因为有两个学龄前的小孩要坐儿童椅,加上奶奶坐轮椅,导致六大两小坐十人桌的位置其实有点挤。此时大哥竟然开口说:「阿莉妳看,叫妳平常不要吃这么多,都是妳太胖大家坐起来才会这么挤,叫妳减肥都不听内!」

循着大家的眼神望去,我才发现原来阿莉就是那位移工。拜托那个哪叫胖?顶多就稍微肉肉的而已,衣服绝对穿不到L号。但是大哥你怎么不看看自己那个咬颗橘子就能上桌的体型,好意思叫别人减肥?

但在别人屋檐下过日子的阿莉似乎也习惯了,只是笑笑说「好啦,我会吃少一点」,并且刻意忽略其他人那种看笑话的目光。

我边推销服务边观察他们对阿莉的态度,殊不知越看越生气,除了动不动就出言酸阿莉来自落后地方、笑她肤色外表之外,连带两个小孩的照顾都丢给阿莉。

反观阿莉,一个人要喂一个大人跟两个小孩,简直就像在打仗一样手忙脚乱,还要检查鱼肉有没有刺、虾壳有没有剥,一下弟弟要喝汽水,没多久奶奶要喝热汤,另一个妹妹一口饭含了十五分钟死都不肯吞下去,而其他人一副我是老板所以理所当然的样子,完全不把阿莉的辛劳当一回事。

阿莉不只要应付大人,还要应付老人和两个小孩吃饭。

好不容易奶奶用餐完毕,可以轮到阿莉吃了,桌上的菜早就已经所剩无几,阿莉只能白饭配剩菜然后拌汤吃,因为白饭不用钱,她快速的吃完后想添第二碗,一开始笑她胖的大哥又开始嘴:

「啊不是说要减肥吃少一点,还想吃第二碗喔!」没等阿莉回答,坐他旁边的大嫂就跟着说:「让她吃啦,他们家这么穷小孩又多,一定从小就不够吃,好不容易来台湾工作,当然要吃多一点补回来~」

语毕后是一阵笑声,阿莉边添饭边也跟着笑,只是盘子基本上都已经空空见底,还没吃饱的阿莉怯生生的问:「老板,已经没有东西可以配了,我可以叫一个炒青菜吗?」

只见那位大哥老板一脸鄙夷的说:「就叫妳减肥还吃这么多,给妳饭吃就不错了,还想配什么配?要就这样吃,不然不要吃!」

只见阿莉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吃着白饭配汤料,听其他人闲话家常,好像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我已经生气难过到在心里流泪。

最后这家人要离开时,我趁其他人不注意,把身上仅有的所有粮食全部送给阿莉,只见她眼眶泛泪的用唇语跟我说了声谢谢就匆匆离开,那是我收到过最温柔的感谢。

我是一个酒促小姐,从十九岁到二十八岁卖了九年的酒,畜生见过很多,但会说人话的却不只这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