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杏彩注册» 高铁没规划好就盖!

高铁没规划好就盖!

2019年10月8日 下午1:31

迁都中台湾!让南台湾跟着动起来

台湾缺乏国土规划的影响,还可以从另一件事看出来。过去,因为重要活动都在台北,中南部公务员和大学教授要花许多时间搭乘交通工具到台北,高铁通车后,情况不但没有改变,还愈演愈烈。

但高速铁路既然已经开通,缩短南北的距离,国土的概念也应该有所不同,还有必要把人都塞在台北吗?要解决台湾的多数问题,唯一的方案就是迁都,把行政院、立法院迁移到中台湾,这个动作一做,马上有三百万人跟着离开台北,大台北剩下五百万人。

这三百万人到了中台湾,把中台湾经济力带起来,南台湾跟着动起来,台湾的人口、产业很聪明地分散在西部,从教育到社会福利、老人安养等问题都可以解决一半。

这就是广义的国土规划。翻开台湾的历史,最早的首都在台南,因为荷兰人从印尼过来,占据了台南。郑成功收复台湾后,自然就把根据地设在台南。之后会设置在台北,应该是日据时期,从日本要到台湾,会先在基隆下船,台北具有地理上的便利性。

当初在设计高铁时,既然已经完全改变空间的距离,政府该做的是同步进行国土规划,首先先算出土地容受力、土地承载力,这块土地东南西北中各能住多少人?住宅区、农业区、科学园区适合设在什么地方?却从来没有人算过。

李鸿源认为设计高铁时,政府应该同步进行国土规划。

我到内政部工作后,要营建署长去算土地容受力,署长直接了当说:「没人会算。」因为要进行计算,这个工作在行政院要跨半个院,在一个大学要跨五个学院、三十个系所的统筹,在先进国家多是由智库算土地容受力,但我们政府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智库。

严格来说,有一个民进党智库、一个国民党智库,他们把大部分的精神都花在政治算计,却没有在土地容受力上计算过。于是我跟营建署长说,给我七十分的答案我都勉强接受。

当时我所盘算的是,将全台湾的土地容受力算出来,签送到行政院,经行政院公告之后,才能成为国家建设的上位计画。

因为如果没有国家建设上位计画,就会出现如我们现在所见,将核电厂设置在断层附近,将耗水的科学园区设在缺水的区域,一堆人住在灾害潜势非常高的地方,且房价还高得不得了。

为何我可大胆地提出迁都中台湾的建议,因为依据我的水利专业判断,目前大甲溪水系有一系列水库,主要供水力发电用,只有在石岗坝拦了一部分水,供中台湾使用。

未来只要将发电和水利运用最佳化,届时应该可以调出更多水以供使用,用水应该无虞。但最终仍要依据土地容受力做最后决定,同时定位中台湾和南台湾的角色,才能做出整体发展策略。

但我们国家从头到尾,没人算过土地容受力,遑论作为政策规划依据。事实上,确认全台土地容受力,除可据以了解各地水资源分布状况外,更可以作为防灾、救灾之用。

我在内政部长任内,二○一三年完成全台湾的灾害潜势图,这些图不仅可作为防救灾之用,更重要是要反映在都市计画和区域计画上。

也就是根据灾害等级重新检讨都市计画和区域计画,未来台湾的土地使用标的,是根据不同的灾害等级,如此才会知道包括科学园区、工业区、住宅区所承受的风险,下一步才有办法做到先进国家所必须具备的防灾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