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杏彩官网» 浮世碑让你崩溃的是执念

浮世碑让你崩溃的是执念

2019年3月20日 下午12:36

有一天,一个素未谋面的家长跟我聊天,她说在机构里感觉要疯了。

其实,她个人是很接纳孩子的状态的,也是很能看到孩子的进步的。可是,机构里焦虑的家长实在太多,每次孩子们在里面训练,家长们在外面等的时候,大家讨论的主题基本都是一个大类型:如何能以最快速度把孩子变正常?

她现在不大敢发言,因为她总是有些格格不入。有一天,她只是忍不住说了一句:「我觉得他挺正常的,一定要去台上唱歌跳舞才正常吗?」整个气氛就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压抑孩子的天性,逼他当个「正常」的孩子才是不耽误他吗?

渐渐地她被排挤,家长们觉得,她是那个搅浑水的「后进分子」,有的家长甚至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你在耽误孩子。」

可是,她说:「我觉得耽误都比那样好。」

她说的「那样」,是她有一次在朋友的社区等人,偶然看见在亭子里有她认识的家长,正在捏住孩子的两个肩膀,不住地摇晃,痛骂孩子。那天下着雨,又冷,整个中庭都没有人。她不知道如何面对那个场面,于是躲在了树后。

耳朵里传来的是:「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你怎么又做错了?这你都不知道!你是猪吗?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孩子在一边不住地大声号哭、尖叫。

她说:「当时我的眼泪忍不住哗哗地流,我觉得我们的孩子活在这个世界上,太苦太苦了。我好讨厌好讨厌那个妈妈。」

我曾经和她有过相同的经历,我也曾经好讨厌好讨厌一个妈妈。她总是大声地责骂孩子,她的孩子总是手足无措,情绪问题当然也很严重,会突然大哭,会拿头撞墙。我觉得,她要求孩子做到的事情,是一个自闭症孩子根本就做不到
的,甚至是一个普通孩子都不可能完全做到的,比如,她强制他一定要集中精神,强制他一定要学会她教的所有知识。

可是有一天,我看见有一个人在这个妈妈又大声责骂孩子的时候,温柔地拥抱了她。这个妈妈当时就哽咽了,是那种万千委屈从喉咙滚过的哽咽。她说:「我这些年……他爸爸又不管他……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没有教好……」

当时我的胸口一下子就痛了起来,我瞬间一点儿都不讨厌她了。我知道,她一定一定经历过我们不知道的「这些年」。就像我们所有父母的「这些年」一样,充满了太多说不出来的委屈、软弱、绝望、悲凉……即便这本书有十多万字,「这些年」都依然欲语还休。

当我放下这样的成见,去默默关注她的朋友圈时,我发现她确实不是我们一开始认为的那样。她还是会时不时很崩溃,但她一直在反思,她会跟孩子道歉,会让自己一点儿一点儿学习如何鼓励,而不是强制;会学习看到孩子的进步,而不是盯着他的缺点。她在很努力地学习放下执念。

我给那个在雨中流泪的妈妈分享了这个故事。我说:「其实,不管是你,还是我,都会有很崩溃的时刻,都会想:我付出了这么多,为什么你还是做不到?」

▲没有一个孩子应该频繁被「你为什么做不到?」苛责。

她发来带着哭腔的语音:「我不讨厌她了,我现在只有心疼,心疼我们所有人。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孩子的妈妈是容易的。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故事。」

身为照顾者,我想我们每个人都曾经不止一次,甚至不止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犯过这样的错误吧──「你为什么做不到?」

你为什么做不到分清鞋子的左右?
你为什么就是不会系鞋带?
你为什么不能好好地坐在椅子上听课?
你为什么背不出课文?那一篇才几十个字而且已经念了起码一百遍了!
你为什么不会算基本的十以内的加减法,甚至学不会数数?
你为什么就是搞不懂「你」和「我」?
你为什么不能放弃那些刻板的自我刺激动作?
你为什么非要自言自语?

可是他们真的就是做不到,他们也许以后会做到,只是也许。但是当下,他们就是没有办法做到。就像我爸以前会经常说:「火娃就是不认真,他一认真什么问题都没有。」我妈则会纠正:「不是他不愿意认真,是他没有办法。」现在我爸已经能理解他了,很多时候,他是真的做不到。

身为最有可能理解孩子的父母,大概最重要的功课就是判断孩子眼下稍微踮起脚尖能做到的是什么吧。接纳当然很好,但没有帮助和带领的接纳,并没有太多的意义。因为那样的接纳只是变相的放弃:你这辈子就这样了,我们都别想太多。